图书去年卖了1.5亿码洋,皮皮鲁总动员CEO郑亚旗讲述“儿童国漫的黄金窗口期”
发布于2019年1月3日分类今日看点三文娱

真正好的儿童图书,不管是绘本还是儿童文学近两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郑亚旗坦言,身边图书行业的朋友,无论是出版社,还是书商这两年都在想一件事:想做少儿。

2017年,皮皮鲁总动员全系列的图书卖了1.5亿码洋比2016年增长了30%。

在皮皮鲁总动员CEO郑亚旗看来,推动这一数据增长的,除皮皮鲁总动员公司的精准运营之外,还有两个市场原因。一是中国孩子多了,二是电商的下沉和物流的发达将买家扩大到了全国范围。

图书去年卖了1.5亿码洋,皮皮鲁总动员CEO郑亚旗讲述“儿童国漫的黄金窗口期”|三文娱峰会

11月20日,他受邀参加ACGN未来峰会。在少儿专场,他坦言身边图书行业的朋友,无论是出版社,还是书商这两年都在想一件事:想做少儿。

“因为他们发现中国出版的传统市场,只有儿童的图书每年是增长的?!?/p>

而新媒体的价值,也在让少儿内容有了更大的市场。比如,《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在喜马拉雅上有高达5000万的播放量,这还是付费的音频故事。

儿童国漫的黄金窗口期来了?请看下文,郑亚旗的分享实录:

郑亚旗:大家好,我是郑亚旗,我的父亲是郑渊洁,他塑造了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的童话故事角色。大家可能知道“郑渊洁”,有的是小时候看过他的童话作品;有的是听过他不让我上学,小学毕业就在家给我编教材、自己教我的故事;还有他为了保存读者来信在北京一千块钱一平米买了十几套房,还是学区房的事情。

我叫他“老?!?,因为他从小就让我管他叫:郑渊洁,他觉得这样平等;我记得小时候,他要是跟我说话就会蹲下来。我就是这样长大的。

老郑是一个能把写作做到极致的人,我和他开玩笑说,“你在古代就是李白那样的人”,他不经商,也不过问商业运营,只踏踏实实写作。

我小时候看到最多的事就是有人过来跟他说,“郑老师,我想和您合作”,老郑的反应就是:“不好意思,不合作”。

大概十二、三年前,我陆续开始帮他做商业运营,把他的收入翻了20多倍,他很开心。

我在2012年的时候就注意到中国IP运营的整个产业,当年都很少人了解IP运营。但我能看到,不断陆续有人拎着钱来跟老郑说“我要买你的IP做影视改编”。那时候作家的主要收入就是版税,很多作家在那个年代就把他们的IP低价卖掉了,改编做得也不好。

当年很多人找老郑。我跟他说,千万别,没有人能真正运营好你的IP,而且当年大部分人拿你的IP是为了圈地、补贴、变现,都是挣“快钱”的。我建议他全版权都签在我的公司,我通过融资的方式付他版权费并运营公司,尽力运营好这些IP。老郑就问我:“什么叫融资?”。

我印象特别深,因为今天站在这儿,我都已经不太好意思提我是IP运营公司了,这个词已经被说得烂大街了,但当年我去融资时,很少人愿意投资文化产业,我见了全中国95%以上最一线的投资人,当年连他们也不太懂IP运营。

这几年,我突然发现,以前大家都在说二次元、影视改编,但今年没有前两年那么好了,巴菲特说的那句话特别好,“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之前我有个演讲标题是“不以变现为目的IP运营就是耍流氓”。

前几年,大家没觉得我说得对。今年融资形式都不太好,好多EMBA或者MBA的课程都把我的演讲放进去了,我很开心。他们把我一个小学毕业生的话放在他们的教材里面。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看到的儿童市场。图书行业,出版社也好,书商也好,他们都在尝试转型做少儿内容。随着新媒体的兴起,报纸、杂志、成人纸质图书都在衰退,但少儿图书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皮皮鲁系列图书2017年销售额达1.5亿码洋,比2016年增长了30%。真正好的儿童图书,不管是绘本还是儿童文学近两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推动这一数据增长的,除皮皮鲁总动员公司的精准运营之外,还有两个市场原因,一是中国孩子多了,二是电商的下沉和物流的发达将买家扩大到了全国范围。

新媒体的话,我们《舒克贝塔历险记》在喜马拉雅上有5千万的播放,这是付费的播放量。儿童类的有声产品,我们在2017年的时候上了大概八九个平台,到目前为止一共上了20个平台?!吧俣颉背闪怂衅教ㄔ诹φ母斗涯谌?。

图书去年卖了1.5亿码洋,皮皮鲁总动员CEO郑亚旗讲述“儿童国漫的黄金窗口期”|三文娱峰会

之前很多人问我,都有30年没有做过影视改编了,为什么不做呢?由于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内容优质同时商业成功的国产动画案例几乎只占整个国产动画市场的十万分之一,不能拿着郑渊洁的IP去赌这十万分之一的概率。我认为真正想把内容做好,不管是二次元、动画片还是真人影视,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一定得有商业模式,拿几千块钱一分钟的成本去做一个好的动画片,这是天方夜谭。

但是为什么现在做了呢?第一是孩子多了,促进了内需。第二是智能终端普及,以前视频网站的用户主要是PC端,后来逐渐到手机端、iPad端、智能电视端。

我女儿今年5岁半,她从小就用我们家的智能电视,当年乐视第一代智能电视出的时候,送了我一台,我女儿就从一岁时看到现在,家里的智能电视95%以上的时间都是我女儿在用。而且孩子要充值,大人是义无反顾的,我们公司一同事说,“智能电视只要能让我女儿乖乖地坐着看半小时,别说充值,让我跪下都行”。小孩子真是太聪明了,我女儿看着看着就过来说,得充值了,我说“网断了也看不了,你怎么知道是充值?”她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她说“爸,电视上出二维码了”。

后来发展到,某大品牌的智能电视,以前是25块钱除一些电影需要用券以外,所有节目都能看。突然有一天,我女儿说得充值了,我纳闷刚刚充过啊,结果仔细一看:45块是儿童套餐,能包括所有大人看的片和卡通片,25块钱只能看成人片了。他们对大数据的反应是够快的了,明白其实家长更愿意为孩子付费。

第三个就是线下消费场景对IP的需求趋于正版化。衍生品国内市场尤其是儿童市场一直以来不太健全,但真正能让中国的衍生品,尤其儿童类衍生品发扬光大的其实是电商,从获得IP授权、到产量、到投放市场都是很稳定的,而且正版化特别好,很好地解决了让投资方和授权方都一肚子苦水的“盗版”问题。品牌方具备一定的法务能力,电商的盗版产品瞬间就能下架。我们公司法务是盈利的部门,所以法务对于IP运营公司是很关键的部门。

然后是视频网站的积极布局,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视频网站,儿童影视几乎是一天一个价,当然每年的投入也越来越大。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了一个规定,关于儿童片的管理,视频网站包括电视上国产片和进口片的比例,广告位都是要匹配的,对于国内的少儿动画片来说,这两三年是特别好的时机。

这几点大概是我在两年前开始意识到的问题,然后我们才开始逐步做动画片。

图书去年卖了1.5亿码洋,皮皮鲁总动员CEO郑亚旗讲述“儿童国漫的黄金窗口期”|三文娱峰会

当时漫威宇宙进入中国时,曾找我写推荐。书中的一句话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如果你是做IP运营工作,在影视化的时候一定要自己做,自己把控,如果你自己不负责,没人会对你负责?!逼涫德彩谴印陡痔愧瘛纷约鹤鲋破鹂袅送环擅徒氖?。

之前其实我们有很多授权给别人的案例,但真正授权出去了以后,各个公司都有各自的问题。经过各种讨论,又把授权的片子拿回来再自己做。从那时开始,我们的影视业务才越做越顺。

去年年底爱奇艺找我,说“亚旗,我们想拿你一个授权拍一部20分钟的网络电影,试试看效果怎么样”,于是就定制了这一部20分钟的网络电影《驯兔记》,效果怎么样呢?前两周,广电总局给我们颁了一个“2018年度优秀网络电影短片奖”;入围了第21届上海电影节金爵奖最佳短片,是中国第一个入围国际A类电影奖项的网络电影;豆瓣评分8.2,中国网络电影有史以来总排名第二。大家可以看一下这部片子,爱奇艺很给力,一看我们这部片子拍得这么好,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专门把这部片子免费了。

图书去年卖了1.5亿码洋,皮皮鲁总动员CEO郑亚旗讲述“儿童国漫的黄金窗口期”|三文娱峰会

我们明年有两部动画片上线,《皮皮鲁安全特工队》,根据老郑给我编的安全教材,5分钟一集,给孩子讲安全知识点;大家都知道的《舒克贝塔》,明年8月份在腾讯视频首播,这是腾讯视频的项目迄今为止少儿向的投资和支持力度最大的片子之一,也是明年腾讯视频的重点项目。

商场中有三种业态最拉人气,电影院、亲子、餐饮,IP正版化的需求将有利于少儿国漫产业的发展?!妒婵吮此返囊桓鍪谌?,就是上千万的保底金,同时国家也大力弘扬民族文化、鼓励国产电影蓬勃发展,所以对于国产动画来说,其实这是真正的风口。

2020年会上一部动画片《旗旗号巡洋舰》,也是腾讯独家投资的一个片子,是和天雷动漫一起联合开发的。在现金流可以周转的前提下,尽量把内容做到最好,这样做出来的内容价值一定是无可估量的。

我们的商业理念是:作为IP运营公司,如果什么事都自己做就离死不远了;什么钱都自己挣也离死不远了;作为内容公司就做一件事——把内容做好,多和合作伙伴去合作。


会员登录
登录